2950  
那天,我打胡同口走過;天正好放晴,陽光從雲裏探出頭來,斜斜地揮灑在青石街上,街很靜,更沒有人的影子。我的心情暢快極了,想慢慢踏過這條長街,滿滿地享這街的如新香港靜謐。驀地,我的眼神被一道風景掠了去:

一個小囡兒靜靜地坐在石階上,她的雙手捧著一朵花;嚄,那大概是花罷,因為距離遠些,我到底看得不清。陽光正好投在石階上,那平整的石階反射的光映入了我白的黑的眼球上。我不敢說是小女孩似佛像般的放著光,更不敢想是她手裏捧著的玩意兒能放光;實在明亮,實在耀眼。

我想,我時常是獨自坐落在空虛裏的,更有在荒街惆悵。這回是遇到知己了麼?我暗暗地思索著,這位“朋友”也是來享這靜謐的麼?那麼我便有伴了呵。

唉唉,我信這是道風景,而我向來是愛景的,今日又是特意來尋景的,怎的挑起這樣傷感的事來?呵,煞風景矣。既是來尋景,我便要開始四處尋覓這景的真了。

以前都是空巷子裏沉著悵惘的如新香港自己,但今日不同,這景倒是有了人物了。——小女孩的靜坐,讓我想到的是她是在等什麼罷,又不全是等人的罷。那既然闖進我的世界,我得瞧瞧去了。

我走到小女孩的面前,花的萎蔫的死相讓我訝異,“小妹妹……”

“這是阿奶給我的花,她飛上天了。我要等著這花盛開,阿奶看到一定會很高興的。”小女孩那明亮而堅定的眼神讓我有些傷感又有些欣慰,欣慰中又夾雜著些許同情。

我無意間一瞥眼,發現小女孩竟的是盲眼的!我吃了一大驚。而我更加驚的是她是如何尋得這樣一個充滿陽光的地方的。我想她雖然不知道花已經萎了,但在她的心裏這花是最美的,而且在陽光的哺育下,它很快就會盛開的。

我看著小女孩,想坐在石階上和她一起等待花的盛開,儘管我心裏是明的:這花是不可能開放了的。

——然而我心裏依然是滿載著希望的,因為我們是在陽光下麵的,“我和你一起等花開吧。”看著單純的小女孩,我不忍告知她真相。

今日我是看到了最美的景的,小女孩如花般的美麗。她不是盲的,她的眼裏有無盡的光明,有無盡的如新香港希望,這是花的信仰。

——愛的信仰,從不盲目。

創作者介紹

最初的浮華

paddie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